|新一代信息技術 信息基礎設施建設 互聯網+ 大數據 人工智能 高端信息技術核心產業
|高端制造 機器人 智能制造 新材料
|生物產業 生物醫藥 生物農業 生物技術
|綠色低碳 清潔能源汽車 環保產業 高效節能產業 生態修復 資源循環利用
|數字創意 數創裝備 內容創新 設計創新
|大資管時代
|地方亮點及地方發改委動態
獨家內容
您的位置:首頁 > 大資管時代
募投管退都難 創投基金該如何破局?
2019-01-03 11:01
字體: [   ]

作者 劉烜宏

  2018年注定是一個不平靜的年頭,從資管新規到中美貿易戰,再到大盤的跌跌不止,整個資本市場一片寒冬。恰逢此時,一大批創投基金們相繼到期,新一輪募資成了重頭戲。在資金面整體收緊的背景下,此輪募資堪稱史上最艱難的階段,年初的募資難已經傳導到年中的投資難,2018年上半年投資市場規模已在同比大幅下降。

  募資難,投資難、投后管理難,退出更難,募投管退都難,創投基金下一步該如何破局?GP(普通合伙人,多為基金管理人)和LP(有限合伙人,多為基金主要出資人)該如何博弈?

   

募資難:過往業績難交卷


  幾個月前爆出“某GP為了募資向LP下跪”的段子,不管是真是假,隨著大量基金逐步到期,募資成為GP生涯中的重中之重。一度低調的GP們開始活躍在各大路演場中,努力把自己包裝成“一流的投資團隊,一流的投資理念,高回報率”的形象。

  經過市場的洗禮,LPGP的考察更加慎重,尤其對GP過往業績尤為重視,如項目退出情況、投后管理情況、IRR情況水平。那GP的業績到底如何呢?很多GP只能推辭說,項目還在成長期,我們要與企業共同成長。說者無心,聽者有意。事實上,就是上一輪的投資資金尚未實現投資收益,GP投完后又換劇本來尋求資金。此時,再也不是曾經一杯咖啡就能決定投資的時候,大家漸漸都學會看懂市場業態。

  沒有出色的投資業績是本輪募資中最無力的說辭,無論GP如何鼓吹自己的專業和策略,都不如一紙成績來得實在。募資難,也正是在以市場化的方式淘汰業內濫竽充數的投資群體,GP的新一輪洗牌將把主動權進一步轉移至頭部基金手中,20%的投資機構將賺到市場80%以上的錢,這是美國投資市場的規律,也將成為我們未來發展的趨勢。

  與此同時,外部政策環境不容樂觀,資管新規的出臺,直接削減了銀行理財資金對創投基金和引導基金的支持,投資門檻的提高又淘汰了一大批個人投資者。經濟形勢下滑階段,大型的民營企業也存在資金壓力,對外投資格外謹慎。合格的LP越來越少,他們都期望在最短的時間內看到投資業績和回報,投資人的時間訴求與投資市場的周期性變動產生固有的矛盾。面對著不景氣的市場和尚未退入口袋中的錢,投資人只能向大品牌的投資機構靠攏,二八現象越來越明顯。

   

投資難:優質項目短缺


  政策頻發,發審會的思路越來越難琢磨,獨角獸扎堆,越來越難識別真假。投資機構面臨項目荒,符合標準的項目太難找。

  為什么突然出現項目荒,是好項目變少了,還是GP評判好項目的標準變化了呢?在經濟環境下滑、銀行去杠桿的背景下,項目總量相對減少是正常現象,而經得起逆境洗禮的企業往往是市場中強勁的企業,優質項目的相對比例理論上應該是增加的。

  那為什么市場上優質項目變少了呢?筆者認為是以下原因造成的:第一,外部政策因素的拉動,比如發審委過會的利潤紅線,客觀提高了好項目的要求;第二,投資階段集體扎堆,尤其是Pre-IPO階段,這與LP急切要求高回報的投資訴求相關,大家都想搭上最后一班資本快車,獲取一二級市場差價;第三,因為上述的扎堆現象,導致企業坐地起價,從市盈率變成市夢率,提出不對賭不回購的硬條件。甚至有企業認為,如果市盈率不做到20倍、不貼近下獨角獸概念,就跟不上估值大潮。而二級市場上證綜指動態市盈率卻維持在12-13倍,價格嚴重倒掛,盈利空間縮水,很難符合投資人的投資預期。

  在浮躁的市場環境中,趨利性已嚴重影響GP的價值投資方向,缺少對垂直行業的深度理解和挖掘,就很難抓住行業顛覆和轉型的機會。這些年,一線投資機構都有自己的堅守,這種行業的堅守也逐步形成了產業互聯和可循環的投資業態。

   

管理難:投后管理不到位


  很多投資機構在投前下足了功夫,盡職調查一絲不茍。但資金投出去僅僅是一個開始,重要的是如何收回來,能收回來多少,此時投后管理發揮著重要作用。

  投后管理主要體現在監管風險和提供增值服務兩個方面。投資后監管企業的經營狀況、管理情況、市場變化等,及時向投資人反映企業發展動態,避免突發性風險。但很多中小型GP并沒有過多關注投后的風險,以至于投得某新三板企業資金鏈斷裂、高管失聯,也是從媒體上得知,等投資機構趕到現場時已經人去樓空,這是一種公然失責的表現。

  部分傾向財務投資類的GP,核心投資理念是快速套利,很多都沒有單獨設立投后管理部門。他們以跑馬圈地的方式四處投放種子,期待遍地開花。但事實上,他們占所投企業的股權比例極低,缺少話語權,即使想參與投后管理,也心有余而力不足。

  做不到風險監管的GP們,幾乎很難為企業做增值服務。好的投后管理是一個增值孵化的過程,尤其是專注于行業性或產業性的投資機構,能夠在孵化過程中為企業提供上下游或相關的產業資源,拓寬企業的發展賽道。比如專注醫療醫藥領域的GP,可以為某藥品向上延伸原材料,向下延伸銷售渠道,橫向延伸到產品結構類似的企業,合適的時候撮合并購交易,提前實現退出,這才是一個良性可循環的投資生態。

   

退出難:退出通道需探索


  摸不清投資的套路,搞不好投后管理的思路,退出難是必然現象。從2017年下半年開始,大批基金集中到期,部分基金是在2014、2015年前后成立,主要投向新三板市場,而今價值倒掛,賬面浮虧,GP無奈,LP失望,市場嘩然。

  投資退出是基金運作中決定最終收益的關鍵環節,無論當初對投資標的有多大的信心,無法退出或無法以預期收益退出的項目,都將不是一場成功的投資。就目前的市場環境來看,常規的退出通道基本是三類:第一,IPO退出,最理想的退出方式,回報率高,但周期漫長,受政策影響程度大,趕上今年總體過會率低,退出更難;第二,并購退出,2018年上半年并購市場異?;鈐?,新三板并購市場總交易額182.03億元,平均交易額同比上升49.74%,溢價雖然沒有上市退出高,但靈活性較強;第三,大股東回購,以年化8%-10%的溢價退出居多,多以觸發對賭而生效。

  除此之外,新基金接盤老基金也將成為一種退出通道。國內老基金以“3+2”、“5+2”年的居多,他們陪伴企業走過了最艱難和最不穩定的階段,瀕臨到期,老基金為了盡快退出,不得不打折出讓。此時新基金低價接盤,再陪伴一兩年,企業資本化的概率將遠高于老基金投資時的概率,可謂是一種相對低風險高收益的投資方式。不過國內這種二手份額轉讓市場正處于培育期,估值、交易結構、投資條款等方面缺乏標準,短期內有一定的流動性困境,但隨著大量基金到期,二手份額轉讓將成為新的退出市場。

  基金,募投管退,環環相扣,缺一不可。我們期待創投基金能乘風破浪,跨過資本寒冬期,真正服務于中小企業,讓實體經濟的春天早日到來。(作者系濟高舜星基金研究員)

   

  

關注微信公眾號:

關于我們 | 聯系我們 | 廣告刊例 | ac米兰对弗罗西诺内 | 版權聲明

地址(Address):北京市西城區廣內大街315號信息大廈B座8-13層(8-13 Floor, IT Center B Block, No.315 GuangNei Street, Xicheng District, Beijing, China)

郵編:100053 傳真:010-63691514 Post Code:100053 Fax:010-63691514

Copyright 中國戰略新興產業網 京ICP備09051002號-3 技術支持:wicep